原标题:浙大首开区块链课程 不鼓励学生“炒币”

新京报讯 (记者王煜)当前火热的区块链创业领域,也吸引国内高校的参与。昨日,新京报记者从浙江大学获悉,浙大计算机学院和软件学院,将于今年秋季面向部分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设置一门名为《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课程。据悉,这是国内首家开设此类课程的高校。

浙江大学相关课程教师称,在对区块链技术进行讲授时,将无法避免地涉及对于虚拟数字货币的介绍,但课程本身依然以教授区块链通用技术为主,不会鼓励学生“炒币”。

课程内容以技术架构和开发技术为主

按照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杨小虎的说法,新课程拟定名为《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教材将使用由浙大教师蔡亮、李启雷、梁秀波等人编写的《区块链技术进阶与实战》。

杨小虎说,课程内容将主要围绕HyperLedger(超级账本)的技术架构和开发技术,介绍区块链应用案例以及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发展趋势展开。

在课程后期,浙江大学还将根据教学情况,考虑增设区块链相关的专业方向,并开设相应的研究生课程,培养研究型人才。

新京报记者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获悉,在此之前,浙大计算机学院已经开始区块链方向的科研探索,但始终未将之引进到课程教学中。据悉,《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课程,将作为金融方向的模块课程,面向浙大计算机专业高年级本科生和软件专业研究生。

今年4月10日,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成立区块链研究中心,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任学术委员会主任,浙江大学软件学院副院长蔡亮担任中心主任。

蔡亮介绍,区块链研究中心将整合计算机、软件、数学、经济、金融、管理等学科人才,拓展研究深度和广度,“为将来我国自主、可控的区块链技术和标准做出贡献”。

区块链写入杭州今年政府工作报告

浙江大学开设“区块链”课程,引发外界关注。一种声音指出,类似课程如何处理区块链技术与数字货币的关系,以及如何避免学生在修读这一课程后,沉迷于“炒币”。

在杨小虎看来,讲授区块链技术,虚拟数字货币是“绕不开的”,其表示,在《区块链与数字货币》课程的导论阶段,将会提及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并做简单的介绍,不过其强调,虚拟数字货币并非课程重点,在实际教学中,仍将以介绍区块链技术架构等为主。

浙江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蔡亮则表示,课程内容本身不会涉及太多的虚拟货币内容,更不会鼓励学生“炒币”。在实际教学中,教师可以通过“币”和“链”之间分离,以区块链底层技术为重点,实现相关知识的讲授。

浙大相关人士介绍,开设区块链相关课程,与浙大所在的杭州市对这一领域的关注相关。今年年初,杭州市将区块链写入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区块链产业列入杭州“加快培育的七大未来产业”之一,并引导、鼓励区块链产业发展。

媒体报道,目前美国包括卡耐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在内的10多家高校,已经面向学生开设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相关课程。

教育专家熊丙奇认为,高校紧跟社会热点,对所设课程进行调整,有助于带动高校、学生与外界的联系,培养具有竞争力的人才,但与此同时,区块链相关课程要注意教材编写的科学性,以及讲授的系统性,避免沦为噱头。

原标题:印度今日成功发射最新导航卫星IRNSS-1I

中新网4月12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发布消息,4月12日,印度导航卫星IRNSS-1I于印度安德拉省斯利哈里柯塔岛成功发射升空。

报道称,发射是4月12日早进行的。消息中说:“19分钟后火箭进入轨道,卫星随即与运载火箭成功分离。”

IRNSS-1I是印度卫星定位系统“NavIC”的最新卫星,该系统也被称为印度区域导航卫星系统(IRNSS)。该系统用于为印度以及其周边1500公里范围内的用户提供导航服务。

来源:猫财经

资金链紧张、库存积压严重、负债百亿、裁员50%……这是老牌手机厂商金立手机当前正在经历的史无前例的灾难。

投赞助、请代言……金立手机向来在营销方面从不吝啬,却很少能听说有逆天的“黑科技”问世。也许本该如此,或确实是走错了路,总之,金立很焦虑……

金立困局:危机后的“一波三折”

去年年底,金立手机被曝手机库存积压严重,陷资金链周转危机,负债或达百亿。网上一度传谣称,金立总裁刘立荣在澳门赌博,输了几个亿,导致金立资金链紧张。

尽管消息被金立官方辟谣,刘立荣为自证“清白”,还在其朋友圈晒出了与供应商及银行相关人士的合影。但这样的反应速度,依然没有资本市场来的迅速,相关的上市公司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今年1月,媒体报道称,刘立荣41.4%的全部股权已被法院冻结,时间为2018年1月10日到2020年1月9日,冻结期2年。另外,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在深圳和上海陷入了多起诉讼。

随着而来的是金立采取的引资保生产的方案,工业园将有50%的员工被裁。刘立荣当时表示,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难题,包括引入合作伙伴、引入战略投资者、出售资产偿债,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已经有进展。如果把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和金立大厦资产出售,预计可以回笼70亿元资金,此外南粤银行股权估值接近20亿元,这些钱可以解决当前的资金缺口问题。在媒体的追问下,刘立荣甚至表示,必要时可以放弃金立控制权。

坊间也曾多次流传金立手机重组和融资的消息,但官方均为做任何回应。

今年3月,《财经》杂志报道称,金立工业园将散伙,并已经开始遣散员工。报道也提到,工业园内的大部分员工仍处于“放假”停工状态,几家分公司拿到的订单也很少。

而这期间,金立的“流言蜚语”也依旧不断。此前,金立被曝将由海信接盘。金立副总裁俞雷出面辟谣称,所谓的海信洽谈合作、投资、入股,全部是谣言。不过融资的确正在洽谈。截至目前,金立尚未确定引资成功。

而在金立的明星娱乐营销上,有媒体报道称,金立2年狂砸60亿,拖欠媒体广告费,反遭催债。

对此,4月7日晚,俞雷发称,确实欠了媒体广告费,但只要给金立时间,供应商的钱和媒体的钱都会还的。

随后,俞雷又发微博重申“广告没有60亿”,自己并没有办离职证明,只是要去国外参加毕业典礼。

不少评论认为,金立之所以会遭遇如此困境,最大的原因在于狂撒广告费。

为了建立全新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刘立荣更换了金立的logo,并斥巨资冠名、赞助了《笑傲江湖》《最强大脑》《楚乔传》等热门综艺、影视节目,其中某些节目的冠名费均为上亿元级别;还先后邀请冯小刚、余文乐、吴刚、薛之谦、刘涛、柯洁等当红明星担任品牌代言人。营销方面,金立两年花费60亿元。

资料显示,金立近两年销售量一直处于上升状态,“广撒网”的营销方式无疑对其贡献巨大。但猫妹认为,金立陷入“谷底”,更大的原因来自于金立鲜有具备“议价能力”的产品推出,多年来不遗余力的在广告宣传上“煞费苦心”,留给市场的却依然是“电视购物”般的产品调性。对研发和创新方面的重视程度仍存在不足,在这个“黑科技”可以刷新消费者认知的时代,金立抓错了重点,即使能在一定程度上赢得消费者青睐,也很难保证用户忠诚度。

这也是大众有耳闻“果粉”、“米粉”、“煤油”、“花粉”等用户品牌阵营,却很少听过金立的粉丝自称。

金立“生病”,引供应链上市公司恐慌

随着金立债务危机的放大,除了营销方面的债务情况,供应链相关的上市公司也受其影响严重,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反应。《证券日报》曾不完全统计称,约有10家上市公司牵涉其中。

深圳华强、江粉磁材、欧菲科技、深天马A和维科金华至少物五家A股手机供应链公司发公告,因为金立手机拖欠应收款而进行资产减值。

其中,影响较大的是手机供应链龙头厂商欧菲科技,作为金立手机“S10”摄像头模组的独家供应商,欧菲科技2016年全年利润才7.19亿元,而对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就有约6.26亿,受此“牵连”,股价大跌,市值曾一天缩水43亿元。

事后,欧菲科技也紧急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来缓解投资者的焦虑。大概意思是,金立手机相比华为、小米、,只是我们的“小客户”,只占营收不到4%,虽然欠我们钱了,但我们也及时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冻结部分资产,所以金立手机的问题,对公司影响不大。

同时,欧菲科技也在今年2月回复交易所问询公告时表示,决定对金立的应收账款计提48%,即3 亿元。

2月28日,手机精密结构件供应商领益智造(原“江粉磁材”)发布业绩快报称,公司预计2017年实现净利润6000万至1.50亿,同比变动-74.37%至-35.92%。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为公司商誉减值及全资子公司东方亮彩对金立的应收账款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384万元所致。


3月23日,电子元器件供应商深圳华强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对金立的应收账款计提减值准备6442.58万元。受此影响,深圳华强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略降3.19%。

维科精华也表示子公司维科电池第一大客户金立拖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若2017年净利润仍为负值,将连续两年亏损,可能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手机显示屏供应商之一的深天马A2月6日公告称,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1.86亿元(未经审计),主要为个别客户未能按照与公司约定的付款日履行付款义务。

此外,还有韦尔股份、景旺电子、盛迅达、二六三等上市公司均与金立手机有合作关系。

金立“生病”,供应链的伙伴们也意外被“感染”。在被困境推进手术室“抢救”过后,金立能否重新“容光焕发”,恐怕需要更多忍耐与魄力……

原标题:使用网络语言应取舍有度

互联网让今天的语言使用生态呈现出从未有过的多样性。放眼望去,习用者张口“蓝瘦香菇”、闭口“臣妾做不到”,这边站着傲娇的甄嬛,那边是伤不起的宝宝。成语被重新阐释,诗歌连同诗人被娱乐:杜甫很忙,李白睡得香,屈原躺枪……以上如果说仅是无伤大雅的打趣,类似把“医生”写成“医牲”、用“土肥圆”消解他人外在形象的“新词新语”就另当别论了。

更有部分网络新词新语或内涵庸俗或带着戾气,部分网络新文体或无病呻吟或虚张声势,皆从网络流入日常生活。其中,网络低俗词语要脱敏,往往借同音或近音字粉墨登场,但不管其形式如何花样翻新,只要一说出口,其读音本身便暴露出低俗内涵。充斥戾气的新词语同样喜欢借同音字遣词造句,但与低俗词语脱敏不同,暴戾词语往往为达到诋毁、攻击目的而选用矮化他人人格的文字。流行新文体多模式单一、雷同,如“咆哮体”“逼转体”,使用者仅通过变换其中某几个字词就构成一段文字,表达内容空泛,给人削足适履之感。

语言系统其实具有自我净化能力,随着时间推移,会自然通过分层过滤,淘尽渣滓、淬炼真金。虽然如此,当下部分网络语言带来的负面影响仍不可小觑。

一方面,某些网络新词新语新文体对语言自身带来冲击。汉字历史悠久,表形表意,意蕴深厚,只哗众取宠地满足于对文字内涵的消解,如无灵魂无脑筋之美人,华而不实。另一方面,低俗、浮夸的网络语言过于盛行,将在一定程度上拉低流行文化的气质内涵。言为心声,语言反映人的思想境界。一代人有一代人对汉语言文字的理解与再造。只是这种理解和再造的主流,当是对汉语言之美的正面涵养,而不是一味抖机灵式的戏谑恶搞。这一类网络新词新语对中小学生造成的负面影响尤为明显。未成年人语言鉴别能力尚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健全,但追新求奇、张扬个性心理强盛,所以也是最容易不加理性判断就盲目接受这类新词新语的群体,或将在无意间种下“游戏文字”以及语言传递出来的“游戏生活”的种子。

纵观汉语发展历史,每个时代都有旧质语言要素的消亡,也有新质语言要素的产生,这是语言创新的必经阶段。对其中无伤大雅者,我们尽可以抱着宽容心态和开放眼光对待,对庸俗暴戾、浮夸恶搞者则当有所规范、有所引导。

首先,要加强媒体语言使用规范。媒体肩负传播文化,引导舆论,服务大众等重要责任。在语言使用上,媒体应首先起到引领和示范作用,严格约束自己不使用低俗暴戾词语,同时,在抵制低俗暴戾词语时不失语。其次,要加强学校尤其是中小学语言规范,家庭和学校应充分认识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重要意义,引导学生使用规范语言写作,教育学生远离低俗词语和暴戾表达。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则需具备主动甄别的意识。说话作文,譬如行路,言之无文,行之不远。文有雅俗之别,俗有高下之分。如何在海量的新生语言质料中趋雅避俗,要求语言使用者要有一双明辨是非的慧眼。同样要注意的是,言之无物,何以文为?主动使用规范语言,避免空泛表达,光有甄别雅俗的眼光还不够,还需要主动到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几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也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语言风格多样化,除了“有趣”,更有典雅——既有气质、又有内涵,这是语言建设根本目标。

规范是堵漏洞,引导是疏淤塞,语言文明建设需要双管齐下,疏堵结合,以疏为主,辅以规范。如此,构建一个风清气正、和谐文明的语言生态环境就不远了。

原标题 韩青瓦台:韩朝首脑会谈将不限主题讨论各种问题

据韩联社消息,韩国政府和青瓦台3日在国会举行的外交安保党政青非公开会议上表示,4月27日举行的韩朝首脑会谈是和平与无核化会谈,但这是韩朝现首脑首次会面,因此将不限主题,除了无核化与和平之外,还可能对其他主题进行广泛讨论。据悉,外交部长官康京和、统一部长官赵明均、青瓦台国家安保第二次长南官杓等人出席了当天会议。政府和青瓦台方面还表示,在会议中确认了将在韩朝首脑会谈中推进搞活韩朝交流的原则,目前韩方正同美国高层等就朝美首脑会谈进行沟通。韩方还在为开设韩朝首脑热线事宜作准备,目前正等待朝方对在何处何时开设作出回复。据悉,会议上还有观点指出,为解决朝核问题,需加紧和日本、俄罗斯的合作。一与会人士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因采取首脑先会面的方式,党政青在会上就大方向和会谈筹备情况等共享信息。(央视记者 窦筠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