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8)

  当欧阳墨和贾璐的数据被放置在那星星点点浩如烟海的数据点中时,我在心里笑了。那个数据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落在了分手的那一侧,并且离那决定命运的超平面相当地远。也就是说,按照支持向量机的结果,欧阳墨和贾璐的恋爱关系,已经有名无实、行将就木、无力回天了!

  如果要用通俗的语言解释方才发生的一切,可以打个比方。我手边有一堆刚晒干的香喷喷的新鲜花生,又有一堆已经被虫子蛀坏了的烂花生。我拿来一个碗,撒了一把新鲜花生在里面,又撒了一把烂花生在里面。然后,我往碗里倒了一杯水。鲜花生因为密度比水大,沉在了碗底,而烂花生因为被虫子蛀空了,从而飘在了水面上。于是我们知道,但凡沉在碗底的都是好的,但凡漂起来的都是坏的。这时候,我拿来了一颗不知是好是坏的花生,pia叽一声扔到了碗里——发现它漂在了水面上。因而我们断定,这是一颗烂花生。

  服务器中成千上万对情侣,就是那一颗颗的花生,那一杯水,便是那区分好坏的超平面,而欧阳墨和贾璐二人的关系,则是那颗被揪了出来的烂花生。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多做了几步计算,考虑了数据的噪音,对几个变量做了控制,尝试加入和剔除了一些维度,又换了几个稍微不同的Kernel function。除了有少许变化,基本上结论是一致的。而这如此大规模的计算得以在短短一分半钟内完成,完全得益于杨潇服务器上企业级的并行计算架构。

  “大叔?”

  “什么?啊,哦,对不起,我一哥们儿的邮件。”我从App里回过神来,顺口说道。我反应还是相当快的,当年在辩论社毕竟没白待。“那个,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嗯……”小姑娘扁扁嘴,“我想先听坏消息吧。”

  “……我还是先告诉你好消息吧。”我怕她崩溃之后一走了之,我这大半个小时可就白搭了。“你可得沉住气啊。”

  小姑娘拼命点点头。

  “据我测算,你的意中人和他女朋友的姻缘,似乎正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

  小姑娘一下子愣住了,微微张开嘴,嘴角动了动,似乎在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面前还没有决定要不要笑。

  “在不久的将来,他们的关系便会走到尽头。但这具体什么时候会发生,我也说不准,可能是几天,几个月,也可能是一年。”

  “没关系,我可以等!”小姑娘忽然蹦出来一句,眼里闪烁着光芒,“我愿意等!哈哈!”

  这时她才终于笑了出来。起初是咯咯地笑,接着变成了倒在闺蜜怀里的哈哈大笑,笑到最后眼角甚至流出了泪水。

  要不要这么胸无城府啊!能不能偷着乐啊!再说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随便讲两句就能这样死心塌地地相信啊!她闺蜜看着她歇斯底里地笑着,瞪了我一眼,意思是你要是敢骗她老娘直接一脚糊你脸上。

  我看着小姑娘毫无掩饰的笑容,忽然想起了李嫚。

  李嫚的笑容也是那样纯净无暇,肆无忌惮。

  我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不过,你可别太高兴。还有一个坏消息呢。”

  小姑娘一边用手背擦着眼睛,一边抖着说:“没……没关系,我现在什么都可以接受!”

  “这个我怕你还真接受不了。说实话,你和欧阳墨之间的默契程度太低,即便他和贾璐分手,你和他在一起的概率也不大。”

  小姑娘忽然就不笑了。“为什么?”她诚惶诚恐 地问道。

  事实上是因为我把余苗和欧阳墨的用户资料做了一个比对,把二人的数据映射为两个高维空间中的向量,然后计算向量之间的夹角。夹角越小代表向量越相似,越大则越相异。而余苗和欧阳墨两人向量的夹角是……173度。

  这两人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好吗!

  我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地说道:“你跟欧阳墨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那就是文科生和理科生意识形态上的差别。你看,你想谈哲学,他跟你谈科技。你想谈科技,他跟你谈投资。你想谈投资,他跟你谈人脉。你想谈人脉,他说,这是个哲学问题。你们先天气场不合,合盘上刑冲太多,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小姑娘的心情像正弦曲线一样,又跌到了谷底。我不忍心她心情大起大落太难受,也为了增大我这笔交易收益的期望,安慰她道:“不过,后天补救的方法,也不是说没有。只是格外困难罢了。”

  她一下子正襟危坐起来,做出一副汉文帝见了贾谊的样子。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