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5)

  “我今年才二十四岁好不好,估计也就比你大四五岁。好了不扯远了,我们还是谈人生谈理想吧。”我不想在表观年龄的问题上过多纠缠,把对话拉回正题。因为进度条已经走完了。

  “哦对对对!那……先从哪里开始呢?”小姑娘一脸期待的样子。

  我扶了扶眼镜,镜片上是柯南即将揭晓凶手身份时标志性的白光。在刚才瞎扯淡时,位于大洋彼端的服务器内的CPU阵列已经完成了海量的查找与计算,将结果通过太平洋底的光缆返回到了客户端。这一切都是在短短一分半钟之内发生的。不愧是杨潇写的算法!

  既然羊入虎口,我就不破楼兰终不还了。

  我的手指像艺术家般拨弄着App,一串串数字在我的眼中便如同蒙太奇般,对我诉说着她的兴趣爱好,她的喜怒哀乐,她的一切的一切。

  不过,前戏还是要做足的。

  “余苗?好名字。”我习惯性地夸奖了下。

  “谢谢!”小姑娘冲我笑了笑。

  “那么余苗,首先我们来看看你的本命盘。1994年12月8日,晚8时15分左右,生于中国天津。”我打开手机上的星相App,煞有介事地操作起来。我见小姑娘聚精会神地看着我的手机,补了一句:“在占星术中,本命盘是基础,所有的理论都是以此为基石。就像以牛顿三定律为基础,才能构建出经典力学的宏伟大厦。科学都是一脉相通的。”小姑娘连番点头。

  “上升宫在巨蟹,说明你没什么城府,喜怒形于色;下降宫在摩羯,代表你对于婚姻非常慎重,在这方面观念比较传统。”

  小姑娘一拍手:“对呀对呀!大叔你好厉害!”

  我微笑着点点头,马后炮放得一个比一个响:“你的出生时间就是8点14分到16分之间,错不了。第六宫位于射手座,难怪你这么热情大方。木星在射手座,果然你热衷异国文化,喜欢星巴克和Mac。咦?”

  “怎么了?”小姑娘见我一脸诧异,连忙凑上来问道。

  “木星和冥王星几乎完全重合,却和月亮以及火星构成刑相位,共同组成两个T型大三角……”我表情凝重地说道。

  “是不是很不好对吧?”小姑娘立刻愁眉苦脸,“我以前自己测过,有两个T三角,感觉特别差劲……找了好多大师给我看,都一口咬定说我命不好。”

  我又瞄了眼手机。“这个其实很难讲。我们做命理咨询师的,最忌照着教科书死背,妄下结论。你找的那些大师,从业多少年我是不敢说,但我敢断言,他们连命理学的皮毛都还没摸着!”

  小姑娘眼中顿时又闪烁起了基督山伯爵般的希望。

  “从一方面说,你能把握总的人生方向,有宏大的人生计划。”

  用户“余苗”两年前发表了一篇日志《用一生的时间乘风破浪》,大致意思是要在四十岁的时候做到外企高管。

  “但另一方面,你对于目标太过于执着,有的时候不免会碰得头破血流。你有活力,却又过度依赖直觉,这就给你带来诸多困扰。”她的专业是国际关系。去年夏天,她申请了十家金融公司的暑期实习。八家没有回应,两家给了第一轮面试。没有Offer。这都记载在另一篇日志《最近好失败,是不是命中注定和金融无缘》中。

  小姑娘用力摇了摇闺蜜,“佳怡,真的好准哦!”

  她闺蜜本来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优酷,被她一摇差点把手机摔地上。“轻点啊!”闺蜜抱怨了一句,又扫了我一眼。

  “事物总是有两面性,你的命数如此,但人生怎么去走,还看你自己的决断。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命理学不会告诉你具体如何去做,但会为你大致勾勒出一个轮廓。”

  “嗯……”小姑娘点了点头,“那我的本命盘上面,还能看出些什么?”

  “呃……我看看。” 胡掰了一气,我感到我有限的占星术知识有些左支右绌了。“金星与土星构成拱相……有意思,有意思。”

  “怎么讲?”

  “嗯,这说明……这说明……”

  小姑娘又一脸忧色地皱起眉头,“是不是又有什么不好?”

  “不不,正相反,这显示你若是在艺术造诣上更有雄心壮志一些,说不定能取得成功。”

  “哦。我小时候学过画画,不过只学了一年半就停了。是不是我应该重新捡起来?”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