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4)

  “嗨,都什么年代了!跟你说了是科学命理学,自然要和当下最新科技接轨。你们啊,要打破对命理咨询师的刻板印象,和尚还用平板电脑呢,OK?”

  “哦。”小姑娘乖乖地接过我的手机。显然,她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懵懂无知。

  “你平时上社交网站挺多的吧?人人,微博,豆瓣都行。要不用豆瓣吧,你最喜欢的社交网站。知道人生所欲所求的人都比较喜欢豆瓣。”

  “其实我比较喜欢人人啦……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喜欢豆瓣多一些。人人上面信息太杂了。”小姑娘一面输入用户名和密码一面回答。“咦,还能绑定其他社交网站的用户名?”

  “要方便的话一块儿填了吧,信息全一些。”我不失时宜地说道。

  “好呀。”小姑娘一口答应,把微博也绑定了。多多益善。

  我看着她纤细的指头在屏幕上跳动,心里越发兴奋起来。如同92%的用户一样,她在《用户协议及须知》一页只花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在“同意”一栏中匆匆打上了勾便进入了App。

  当她手指触到“进入”的那一刹那,潘多拉魔盒已经悄然打开。只是从中汹涌而出的,并不是可怕的魔鬼,而是GB级的个人信息。

  “姓名、生日什么的都自动填好了耶!还挺方便的。下面是血型……出生时间……糟糕,我记不太清是8点15还是25了。”

  “没关系,你大概填一下,我可以根据生时矫正法推测。”

  “哦,好。惯用手……最亲近的人……最崇拜的人……好像有点多诶?”

  “不想填不填也没关系。”程序可以算出来,填上去是为了更高的精确度。

  “嗯……这样就好了吧?”小姑娘把手机递给我,“对了,还不知道大叔怎么称呼呢。”

  “哦,我叫陈艾丰。艾草的艾,丰富的丰。”我接过手机,职业性地微笑道。进度条已经开始滚动了。

  “艾……丰……”小姑娘琢磨了一下,忽然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她闺蜜抬起头望了我一眼,表情不再是一块铁板,嘴角甚至似乎有些扬起的意思,不过和我目光相接的一刹那,又迅速冰冷下去,埋头继续查看手机。咖啡婊!

  不过这也充分说明我长得不够帅,没有达到让女性看一眼所有理性思维就完全停止的阈值。

  小姑娘笑得花枝乱颤,拿出手里的iPhone冲我晃了晃,“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叫陈安卓啊?”

  “那是我堂弟。”

  “真的吗?”这下小姑娘可笑不出来了,一脸的惊讶。

  “开玩笑的,我爷爷又不会算命,哪有那样的先见之明。” 我自嘲地笑了笑。进度条已经走完了百分之二十。

  果然每个人都会笑的啊。当年算法课上美国教授死活不会念我名字的时候,我气急败坏抄起桌上的一台iPhone,对他说,我就叫这个,请你给我记好了。

  当时我就火了。直到我毕业那天穿着学位服,还有好多美国同学慕名前来找我这台智能手机合影留念。

  “其实我爸妈给我起名字的时候,‘艾’字是念‘义’的,比如‘自怨自艾’。艾念义的时候作安定解,我爸妈是想让我一辈子安定富足。”想起那天一个密歇根来的同学哮喘都笑发了的情景,我的自尊心让我还是解释了一下。“不过周围没人会念,我也懒得教,慢慢的也就将错就错了。”百分之七十。

  我解释的时候闺蜜眼神愣了一下,硬是装作没听见,继续刷手机。不过我注意到她的眼神起了一些变化。

  没想到小姑娘更加诧异了:“是吗!?我一直都念自怨自爱,原来一直念的是错的!”

  这倒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自怨自爱,那不是精分的节奏么。你难道一点不觉得违和吗?”

  小姑娘又爽朗地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大叔你这么潮啊!”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