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3)

  我此时找回了一点当年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感觉, 整个人有点兴奋起来。当众演讲,起初不免有些生涩紧张,但一旦调动起观众的情绪,渐入佳境后便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要是我导师知道我在Conference作报告的经验都被用来干了这,估计会气得痔疮复发。

  “不过,这都不重要。”我摆了摆手,“我想说的是,同化学、遗传学一样,命理学在科学的骨骼支撑下,已洗尽铅华浴火重生。生辰八字也好,阿拉伯点也罢,其中的科学原理都是相通的,如同用不同语言表达的同一思维。就好像光,你可以说它是电磁波,也可以说它是光量子。”

  这一连串招式使得行云流水,无懈可击,小姑娘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眼中发亮,似乎窥到了至上武功的堂奥。价值观崩坏之后往往会急于寻找替代品,正好利于我进一步营销,现下我所需要做的只不过是帮她打通任督二脉。

  “我们常说命数命数,虽然说的是命,但重点还是落在这个数上。通过科学的体系对命理学加以改造,用数学的方法去描述那捉摸不定的命运,这才是命数二字的真谛所在。”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在小姑娘的眼中,我看起来已经有些像都教授了。不过她闺蜜仍旧像使徒多马一般满腹狐疑。看来是时候展现神迹了!

  “嗯,你天资聪颖,一点就通。看来你我是有缘之人。”在我的赞美下,小姑娘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看在你我如此投缘的份上,大叔我……啊不,大哥我就再为你算上一卦,看看你未来半年的运势。”我抛出最后的诱饵。

  小姑娘满心欢喜,嘴型都做好了,就差一个“好”字,她闺蜜却冷不丁站起身来,道:“电影要开演了,再不走就没座了。” 一面扯着她就要走。

  我胸中燃起一股无名火,定睛瞅了瞅她闺蜜。除了皮肤黑点,鼻子稍有点大,其实长得还算不错,但既然她三番五次妨碍我挣钱,那就由不得我了!

  “这位姑娘不知是否最近生理期,如此不近人情。我看你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样吧,不如你先走一步,容我和你朋友详谈,也省得你在这儿活受罪,你朋友心里有愧。对了,经期最忌动怒,小心崩漏带下哦。”我伸出右手,一副走好不送的表情。打击敌人一大有效方式就是内部分化。

  果然闺蜜一听,立马黑下脸来,嗓门提高了八度,“说什么呢你!欠抽是不是!”

  我甘之如饴地欣赏着她气急败坏的表情,悠悠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涵养,我半个脏字没吐,您倒是一副要置我于死地的模样,犯不着吧。”

  小姑娘一看我俩干上了,吓得赶紧站起来安慰她闺蜜:“佳怡,别生气啊,大叔就是开个玩笑嘛……别跟上一辈儿人计较,好不好!”

  我靠。

  闺蜜狠狠瞪了我一眼,跟小姑娘说:“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别呀,说好今天一起看的……”小姑娘开始撒娇,“要不咱们看晚一场的吧,晚上我请你喝奶茶,好不嘛~~”

  “不行,这人太讨厌,我受不了!”闺蜜气得一跺脚。

  “哎呀,那我周末陪你去花市好不好?你不是早就想去吗?我让我表哥开车送我们过去!”

  “……”

  “那再加上兰蔻一瓶卸妆水呢?”小姑娘嘟起嘴。

  “算了算了!”闺蜜经不住她软磨硬泡,“卸妆水你自己留着,花市你得陪我去,作为对我精神损失的赔偿。”说完又瞪了我一眼。

  小姑娘笑逐颜开,搂住闺蜜用力抱了一下,对我说:“刚才不好意思!其实佳怡她人很好的。拜托大叔,说话能不能客气点?”

  我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这样的女生长得再好看,我也没兴趣。太强势。

  “苗苗你快点啊。”闺蜜气势汹汹地背冲着我坐下,开始玩手机。

  “哎,一会儿就好!”小姑娘胡乱答应着,看得出心思已经完全不在闺蜜身上。

  我见时机成熟,便展开计划关键性的一步。我把手机放在桌上,和颜悦色地说道:“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对你有个大致的了解。这里有个手机App,你可以登录一下,填写一些个人信息,这样方便快捷,省得我一项一项问。”

  小姑娘咦了一声,“你还用手机App呢?你没打着个蒲扇我就够吃惊了!”

  让你吃惊的还在后头呢。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