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2)

  我心下大喜,敛起笑容,用食指推了推眼镜,目光深似一泓秋水,缓缓说道:“这个你可算问对人了。你可知为何从古至今,从东到西,从商周时期到吉卜赛人,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却孕育出了相同的职业——算命师?”

  小姑娘摇了摇头。我向前探了探身子,接着问道:“你可知为何算命的方法五花八门,从龟卜蓍占到易经八卦到星相学到紫薇斗数到塔罗牌,各个流派自成体系却又截然不同?”

  她有点不知所措,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我忽然目光如炬,直直看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道:“因为人类的贪婪和愚昧!”

  小姑娘似乎被我吓到了,下意识地直起身子与我拉开距离,伸手去拉她闺蜜。我丝毫不给予她喘息之机,疾风暴雨般道:“人类生性贪得无厌,总是希望知晓未来,从而扼住命运的咽喉。有需求便有市场,这便催生了算命师这一职业。岂知人类同时又愚蠢无知,缺乏对命运真正透彻的了解,如同盲人摸象般,仅有一知半解却妄想画出整个蓝图。因此,之前那些所有宣称对命运的解读,要么是徒劳无功,要么是欺世盗名。”我将目光转向她闺蜜,咬牙切齿道:“你说得对,算命的,都是些下三滥骗子!”

  这下连她闺蜜也傻眼了,先前傲娇的神色荡然无存,脸上一副惊骇神色。毕竟,谁也不会料到我会来这一手。哪有推销员上来就说自己的产品是垃圾的!

  当头棒喝,一击得手,后续招式便层出不穷。我双手抱胸, 义愤填膺道:“其实,我一直把自己的职业称为命理咨询师。身为咨询师的一员,我的职业操守绝不允许我对客户撒谎。我们做咨询的,最痛恨的就是毫无根据地胡说一通,通过欺骗客户来达到盈利的目的!”见二人都是一愣,我叹了口气,老气横秋地缓缓说道:“确实,科学算命只是一个为了吸引眼球的噱头。毕竟这年头要想成功,必须得靠搏出位。但是!”

  两人都是一惊,小姑娘手中的焦糖玛奇朵掉在地上,饮料溅在她雪白的裤子上,她却浑然不觉。

  可惜了一杯咖啡!还特么是大杯的!虽然我宁愿选择香草卡普奇诺……

  我舔舔干燥的嘴唇,强压下喉中的干渴,压低声音道:“但是,随着科学命理学的兴起,一切都不一样了。”我又查了下手机,问道:“你大概不知道艾萨克-阿西莫夫吧?”

  “不知道……”小姑娘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结结巴巴道,“好像听说过……但是不太熟……”

  我知道你不知道,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事实上,我知道你不知道的概率是76.3%加减9.2%,9.2%是置信水平为95%时的置信区间大小。也就是说,一个听艾薇儿用Mac Air喝星巴克的中国女大学生没听过阿西莫夫的概率在九成五的情形下至少为67.1%也就是三分之二,而至多为85.5%。所以我说“大概不知道”是相当准确的。最起码我的App是这样告诉我的。

  我又接着道:“阿西莫夫是个科幻作家。在他的代表作《基地》系列里,他虚构了一个学科,叫做心理史学,i.e. Psychohistory。”看着她愈发迷惑的表情,我解释道:“心理史学是说,通过对大量人类随机行为的数学描述,可以预测人类社会的发展走向。在这个过程中,个体行为的随机涨落会被统计规律所淹没,正如同统计热力学中描述粒子无规则的热运动那样,虽然单个粒子的行为是无法预测的,但作为一个整体,却是有规可循的。”

  我觉得小姑娘和闺蜜看起来像是刚被黑衣人用激光笔闪过。

  “Anyway,心理史学虽然是虚构的,除了不能应用于个人,大致能概括‘科学算命’的意思。随着科学的进展,算命也受到了科学深刻的影响,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粗糙的观察被整理成为细致的定理,经验规律被解析方程所代替,算命,或者所谓的命理学,渐渐由蛮荒时代进入了科学时代,一如当年炼金术脱胎换骨成为今天的化学。哦对了,化学你们知道吧?”

  小姑娘立刻表示初中还是上过化学课的,虽然已经忘了分子和原子有什么区别。

  “就像原子的概念,从当初古希腊朴素的原子论,到后来道尔顿的哲学解释,直到最终汤姆逊、卢瑟福、查德威克发现原子内部结构,历经千年人类才最终了解了原子的真相。遗传学也是一样,人们虽然早就知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并且利用选择育种驯化了众多的动植物,但直至十九世纪孟德尔揭示了遗传定律,人们才从科学上理解遗传现象。”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