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当我谈论算命时,我想谈的是大数据(10)

  看着小姑娘惊恐的眼神,我强压下对自己的厌恶,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记住,在他面前,能性感就别森女。一丝秀发,一抹酥胸,一只白生生的大腿,都有可能成为他爱上你的理由。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别别别!这句话就别记了,你领会精神就好。”我慌忙制止小姑娘,“反正你记住,这招一定一定要慎用,如果拿捏不好尺度,干脆别用。”

  小姑娘捧起手机,把“拿捏不好尺度干脆别用”默念了三遍。真是个实称姑娘。她闺蜜仍然用见到了怪物史莱克的眼神看着我。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好了,感情方面我就说到这。希望你自己好好把握。最后,让我花一点时间来谈一谈你的其他困扰。”

  对于小姑娘来说,这已经算得上额外收获。正餐已经用完,来些甜点想必是极好的。

  “你说你想去搞金融,对吧?”

  “是呀。”

  “想好去哪个公司了吗?”

  她摇摇头,“我哪有得挑,人家能要我就不错了。我准备多投几家试试。”

  我伸出一根指头晃了晃,“这样子是行不通的。用人单位最不喜欢的就是茫无目的的海投。我看,你还是应该锁定一两家公司,有针对性地进行准备。”

  “那……我应该怎么选呢?”

  “其实找工作呢,很多时候靠的也是缘分。比如可能面试官刚好很喜欢你,或者你有一项技能是他们特别想要的。这样吧,既然说到缘分,我索性为你占上一挂。”

  小姑娘一听算卦,又来了劲:“好呀!那怎么算呢?”

  “你随便跟我说一句话吧。”

  小姑娘不知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头一歪想了想,说:“我现在大三,明年毕业找工作。那就测测‘余苗15年本科毕业’吧。”

  “好的,待我细细揣摩一下。”我在App中输入了关键词“金融公司”,启动了针对用户余苗的社交网络搜索功能。四五秒后,手机上出现了我期望的结果。

  我目光做空灵状,一面思索,一面说道:“嗯……不错,果然是它,这样就没错了。“我在手机上写下几个字,给她看了看。“你若是同这个公司接触接触,说不定会有所转机。”

  “摩根斯坦利?”小姑娘诧异地念道,“为什么是这家公司?”。她闺蜜也凑过来看了看。

  我神秘地笑了笑,“你看啊,你姓余,余字在文言文中有一个用法是作第一人称单数代词,也就是‘我’,拼音做‘wo’。你取名叫苗,‘苗’字声母是‘m’,这‘m’和‘wo’搁一起,是什么字?”

  “摸……我……摩……是摩!”小姑娘冲口而出,“咦?是摩诶!”

  我见她兴奋的表情,继续道:“更何况,摩字中间是个林,更寓意你这个‘苗’子即将成长为参天大树。”

  她闺蜜此时忽然冷冷地来了一句:“那为什么不是研磨的磨呢?石子底那个?不也念磨吗?”

  说实话,我心底第一次对她有些暗暗佩服。这姑娘不是简单人。不过,幸亏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出招时留足了后手,以应不测。

  “你且数数,研磨的磨是几划?”我抄起手,问道。

  “一二三四五……”闺蜜在手心划了划,“……十五十六,十六划啊,怎么了?”

  “那摩根斯坦利的摩呢?”

  “手是四划,石是五划,差了一划,所以应该是十五划。”

  哼,这姑娘居然没有笨到从头再数一遍。好吧,算我之前小看你。我冷笑一声,使出了绝杀:“刚才余苗说她哪年毕业来着?”

  “15年啊。诶等等……”她闺蜜发现自己似乎落入了某种圈套。

  “有什么不对吗?”我步步紧逼,“还有,刚才余苗说她本科毕业来着,没错吧?”

  “是……是啊。”闺蜜一梗脖子,睁大眼睛说道。

  “‘本’字,是什么意思?”Come on,我知道你知道的。

  “草木的根啊……诶?诶AAAAAAA?”她闺蜜坐不住了。

  “不错,‘本’即是‘根’。因此这‘摩根’二字,本就暗含在余苗所说的那句话中,哪里有错了?”

  小姑娘双眼睁得圆溜溜的,“好神奇啊大叔!”

  “那斯坦利呢?斯坦利又从何而来?”闺蜜不甘承认自己的失败,不依不挠地负隅顽抗。既然你要玩,我就奉陪到底!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